代孕资讯

第417章一一助孕了
来源:http://www.china122.net  日期:2019-08-05
宁清一跟着苏子濯出了医院,却没有上他的车。

苏子濯回头,有些不解的看着站在车旁的她,那身影,比之前看到又单薄了许多,好似风一吹,就会倒。

“怎么不上车?”

宁清一抬眸,看着站在面前的男人,清风朗月,当真是岁月静好。

经过岁月的历练,比以前,成熟了不少。

她莞尔勾唇:“前几天,我遇到何雅言了。”

本来,她答应过她,不会告诉他的,可想来想去,毕竟是孩子的父亲,再者,也许他自己当局者迷,可她看得出来,他对何雅言,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。

苏子濯眉头轻皱,没有想到她会这时候提她,一时间,不知道她的用意,也不敢随意接话。

“她助孕了。”宁清一说完,就静静的望着他,丝毫没有错过他眉宇间的神色。

哪怕只是一瞬,她也更加的笃定,他是在乎的,也许,比他自己想象的要更加在乎。

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应该是你的孩子。”她补充了一句,“现在去把她追回来,还来得及。”

不要等到女人彻底死心后,才想着挽回。

当然,最后这句话,宁清一并没有说出口。

苏子濯好一会,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哪怕多年娱乐圈的打拼,已经让他学会镇定自若了,可这会还是失态了。

“我晚点来接你。”他说了句,便转身上车,走了。

宁清一看着他离去的车,微微一笑。

她往医院外走了几步,正准备拦车,却被追出来的李昕儿堵住了去路:“你给解释下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“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?你以为这样,你就能从你家男人手中逃脱了吗?”李昕儿想着今天一早,程煜更自己说的那番话,隐隐的不安。

宁清一垂着脑袋,沉默了。

李昕儿一把将她拽过来,面对着自己:“你到底知不知道,自己的男人是谁?严奕风,堂堂严氏总裁,权倾整个南溪!”

她不忘将严奕风的身份,再次跟她强调一遍,免得有人真失忆的,连自己男人有多大能耐都不知道了。

以为那点小把戏,就能让自己金蝉脱壳了?

做梦!

“不然呢,你让我怎么办?从此被他囚禁在这金丝牢笼里,过一辈子吗?”

宁清一摇头,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。

“一一,你冷静点,我们总有办法的。”李昕儿看着她这样,只觉着心疼,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,却不知道是安慰她,还是安慰自己,“我们总会想到办法的。”

其实,李昕儿心里清楚,大概,她是走不出南溪的。

她出卖了色相,可依旧没换来程煜点头。

当时,那男人就猜到了她是为了谁求的。

他跟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昕儿,宁清一这辈子,都逃不出严奕风的手心的。”

不是他不帮,而是根本帮不了。

作为兄弟,他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女人,和兄弟反目,哪怕这个女人占据了自己整颗心。

再者,别人不了解,他作为兄弟的了解,他是看着严奕风一路过来的,他对宁清一有多执着,他看的清楚。

所有人都不知道,早在宁清一没有出现之前,那男人就疯了一样的满世界找小时候的邻家妹妹。

当时他才嘲笑过他,结果换来的确实一顿挨打,甚至连门牙都被打掉了。

他当时该庆幸,年纪还小,两人都才十几岁,他也正好换牙,不然,要是现在掉了一颗门牙,那得多毁他的形象。

“不试过,怎么就知道不能?”当时,她还不死心的这么问的。

可程煜的话,却让她彻底的死心了。

“即便是毁了,他也不会让宁清一离开他的世界的。”

当时,李昕儿整个小脸血色尽褪,苍白如纸。

她其实有些不信的,可严奕风在商场上的手段,她多多少少通过程煜也了解一些。

所以,也就信了。

宁清一望进她的眼底,心底隐隐有些不安。

而恰在此时,男人昂然的身影,缓缓的从医院走出来。

他逆光而行,整个人透着一股高深莫测的凛冽感,不怒而威。

宁清一不禁瑟缩了下,下意识的想逃。

可男人脚步飞快,没几步就走到她面前,一把扣住她的手腕。

这一次,他有注意自己的力道,尽量不弄疼她。

“闹够了,就乖乖回家。”男人淡淡开口,对于她之前的闹腾,既往不咎。

严奕风怎么会真的放任她离开,不过是料定她的性子,算准了她不会真的跟苏子濯离开,这才放任她先走。

而且,他晚几步也是为了检查报告,想着之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,他一直没做措施,算算日子,差不多也该怀上了。

果然,没让他失望。

男人看着检查报告,眸中闪过一喜。

程煜看着,不禁当头泼了他一盆冷水:“别高兴的太早,今儿个我们家昕儿为了你家宝贝,都不惜牺牲色相,问我要死人机场的专机钥匙,看来是打算带着你的种,逃得远远的。第417章一一助孕了

他说这话的时候,多少有些看好戏的不嫌事大。

要不然,让宁清一每天霸占着他的昕儿,他非得憋出病来不可。

宁清一眉头紧蹙,目光带着几分小心翼翼,深怕他这会发火。

她不傻,听着昕儿的意思,只怕程煜迟早会把她离开的事,给抖出来。

只怕,这一时半会,她是走不了了。

这时候,她也不闹腾了,乖乖的跟着他回家。

严奕风嘴角不动声色的勾起,心情不错。

可担心小东西意气用事,知道后反倒是这次要打掉,所以瞒着没说。

回到家,车子稳稳的停在院子里。

宁清一刚打开车门准备下车,一道身影便出现在她面前,随即落入一双有力的臂膀,整个被拦腰抱起。

她微微红了脸,皱着眉:“我自己能走。”

“你是病人,就该乖乖听话。”男人不容置喙的开口,抱着她的手臂不觉收紧,让她更贴着自己。

严大少只要一想到,她的肚子里,有着一个小小的自己,这心情,就别提有多高兴。


中山捐精多少钱